政协委员建议恢复白浮泉 有北京“母亲泉”之称

2019年8月8日 0 Comments

蔡代征/摄

  昌平龙泉山,有一眼泉水名叫白浮泉,曾是北京的重要水源。往常,白浮泉跟着地下水位的不断下降早已干涸,掩藏在度假村内,不为人知
(右图)。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水利计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张彤(左图)建议,借2014年南水北调进京契机,规复有着北京“母亲泉”之称的白浮泉。

  郭守敬发觉白浮泉

  白浮泉位于昌平龙泉山,是历史名泉。北大学者侯仁之以为:“与历史上之北京城息息相关者,首推白浮泉。”足以见其历史地位。

  据张彤介绍,白浮泉历史上曾为元朝
大都城水系提供了丰沛的水资源,是通惠河实现漕运的重要水源,现代的昆明湖、积水潭在元朝
均具有调蓄白浮泉泉水的功效。

  历史上北京城是一座水资源非常丰沛的古都,地下水很浅,平地涌泉。不仅泉水众多,并且汇流成河,成为都会用水的重要水源。白浮泉引水济漕工程,是由元朝
有名科学家、水利专家郭守敬计划建设,源头白浮堰建有九龙戏水景观,龙泉山之巅建有都龙王庙,是明清时期有名的祈雨之所,目前仍然

依据保存良好。白浮泉陈迹是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史料记载,元朝
忽必烈定都北京后,遇到了两大难题。一是短少生活用水,二是大运河的漕运缺水,南方来的船只能在通州停靠卸货,再经由过程车载人背把货物转运进城,元朝
的都水监郭守敬于是北上寻觅水源,找到了白浮泉。

  当年的白浮泉水源丰盈且不变,郭守敬就上奏元世祖,亲身勘测选线,开凿了一条引水渠道,引水渠沿北京山区边沿绕了一大圈,接纳了无数山泉,最终把水引入城内,进入积水潭。其勘测正确科学,直到明天距离其一公里外的京密引水渠还基础相沿了郭守敬设计的门路。

  水位下降白浮泉消失

  张彤曾几回来到白浮泉陈迹。让这位与水打了多年交道的水利专家揪心的是,曾经拥有丰富水源的白浮泉往常仅剩下一池活水。

  “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水就慢慢少了,到了70年代水就基础没有了。”张彤说,北京地下水位的不断下降导致白浮泉得到了往日的光荣。

  而往常,规复这个历史悠久的“母亲泉”,似乎看到了愿望。张彤以为,2014年南水北调的水源保障,给白浮泉的规复带来了“机遇”,为此她提案建议“规复白浮泉”。

  “白浮泉是北京水文化的标志,如果景观规复再现,可以让后人更多地理解人类行动
对自然生态产生的影响,教育意义重大。”

  母亲泉规复需光阴

  作为政协委员、也作为水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市水务局党组书记聂玉藻看过张彤的提案后默示支持。但他同时坦承,白浮泉规复必定需要一个过程。

  聂玉藻说:“咱们会朝着建设北京水生态环境的角度去起劲,我想,跟着南水北调通水后北京整体水体系的建立,规复是有愿望也是也许的,北京未来的生态环境特别是涉水环境一定会发生改变。”

  晨报记者 邹乐 文并摄

  ■记者探望

  白浮泉“藏身”度假村

  知道白浮泉的人并不多,大概与其所处的地位“隐蔽”有关。

  不久前,记者前往昌平探寻白浮泉陈迹。几番周折后,终于在昌平东南龙泉山脚下的龙山度假村内见到了这个神奇的“母亲泉”。不外,在依山而建的这所龙山度假村里,记者险些就吃了“闭门羹”。记者“偷偷”溜进山,沿着曲曲折折的石板路顺势而下,很快在山凹里发觉了白浮泉陈迹。

  眼前的白浮泉陈迹只剩下一潭结了冰的活水。在池子的一头,9个明朝
修筑的龙头还残缺地保留着,中间一个大,分列两旁的四个略小,听说龙头都是用汉白玉雕刻后嵌入石壁的。在池子旁,一座灰瓦红柱的亭子牌匾上写“白浮之泉”,亭中央有“白浮泉陈迹”文保标志。记者只停留了几分钟,就被一名保安“劝离”。

  晨报记者 邹乐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implytlc.com